武汉翊众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当前位置 :首页新闻中心行业资讯

VC争先出逃,两周减持近百亿为哪般?

一波退出高潮正在袭来:短短两周,VC基金已掏出百亿量级的减持计划。

2021年7月27日,大地熊公告,两只股权投资基金拟减持合计不超过480万股,套现金额可达2亿。

2021年7月26日,药明康德公告股东减持计划,Summer Bloom(GIC的关联基金)拟减持不超过2900余万股,可套现40亿元以上。

2021年7月22日,寒武纪发布股东减持公告,元禾原点旗下两只基金拟减持不超过1800余万股,套现可超过20亿元。

2021年7月13日,科沃斯公告,股东IDG拟减持不超过1000余万股,可套现约18亿元。

2021年7月12日,瑞芯微公告,国家大基金拟减持不超过5418491股,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.30%,粗略计算套现金额可达9亿元左右。

经过2021年上半年的持续上涨,这些公司股价基本都处在阶段高位,对长期持股的VC基金而言正是减持的好时机。2021年果然是VC的“发财年”,仅仅是以上这些减持背后的VC基金,就可套现百亿元。

最近的二级市场风声鹤唳,重要股东减持也备受关注。市值两千多亿的“中药茅”片仔癀控股股东宣布减持后,股价连跌了四天,累积跌去26%之多,可见减持的威力。但与控股股东的减持相比,市场对创投基金减持的反应要小的多,部分公司甚至出现了逆势上涨。

2021年1月,科沃斯董秘马建军回应了IDG减持的问题,他表示:“IDG作为一个私募股权基金,在设立一期基金时就会有基金的存续期。譬如基金成立的时候就跟LP说好,IDG10年(科沃斯)的存续期目前已经8年了……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,它不可能永远套在里面。”

随着创投基金有存续期的特性越来越被市场认知,减持被视为是靴子落地而不是利空。在高涨的情绪下,市场也更容易消化减持。例如瑞芯微,被国家大基金宣布减持后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21%。2021年7月27日的满屏暴跌中,寒武纪逆势大涨6.24%。

套现数十亿、回报几十倍的项目频现

粗略梳理7月份以来的创投股东减持,整体回报率之高是过去很难见到的,数十倍的回报频现,数亿元、甚至10亿元以上的大额退出也屡见不鲜。在2021年都没有超级回报的项目能拿出手的机构,可能真要反思一下了。

在科沃斯这一个案子上,IDG累计拿回的现金可达40亿元,8年前IDG的投资额仅2000万美元。2013年底,计划谋求海外上市的科沃斯搭建了VIE架构,并引进了投资方IDG,当时估值约2亿美金。但此后国内IPO政策变化,利好独角兽上市,科沃斯拆除了VIE架构,并于2018年成功登陆上交所。

在上市之初,IDG的回报并不算非常惊艳。科沃斯发行价20元/股,此后还一度破发,市值仅百亿左右。2019年7月科沃斯限售股解禁,遵循VC的通常做法,IDG立刻启动了减持。2019年7月至2020年4月,IDG分两轮减持了约一半的持股,价格在17元-32元之间。这之后IDG停止了减持操作,选择“埋伏”大半年的时间。这一操作堪称神来之笔,因为科沃斯的股价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起飞,一年时间涨了八倍,成为千亿市值的明星公司。正是这一波大涨,成就了IDG的数十倍回报。如果IDG减持的再快一点点,就会与一个超级回报项目失之交臂。

其它几笔减持的回报虽然不如科沃斯这么惊艳,但也非常可观。

药明康德的股东Summer Bloom(GIC的关联基金)此次减持不超过 29525961 股,按7月26日收盘价也可套现40亿元以上。Summer Bloom是药明康德2015年美股私有化交易中最大的投资方之一,当时以3.3亿美金的价格认购了10.29%的股份。药明康德2018年回A上市后,Summer持有8.7%的股份。药明康德上市以来股价涨了十多倍,粗略计算Summer Bloom的回报也在二十倍以上。

机构抱团的趋势瓦解之后,2021年以来小市值公司无论是股价还是流动性都表现很好,能投中科沃斯、药明康德这样的千亿大白马当然回报惊人,如果投不中它们,小市值公司也能让股东赚的盆满钵满。

大地熊是一家稀土永磁材料生产商,目前市值仅40亿元左右。其股东安徽高新金通安益股权投资基金(有限合伙)、东平潭盈科鑫达创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此次分别拟减持不超过2400000股,按目前股价可分别回收超过1亿元现金。

硬科技曾经被认为周期长,而回报又太低。在科创板开板之处,曾有VC大佬向投中网直白的点评首批上市公司:很多公司都成立十几年了,一看市值就几十亿、一两百亿,只有个位数回报,达不到的投资标准。而如今一个又一个超高回报的案例,显示硬科技也能带来堪比互联网项目的回报。

互联网之后 硬科技已是主赛道

可以看到,以上提到的这些减持的公司,全部都是所谓硬科技公司。在中概股一轮一轮地暴跌、新股频频破发、互联网独角兽开始流血上市的当下,A股的硬科技公司们却是真的“硬”,市值水平越来越高。即便在近期的震荡行情中,半导体等硬科技赛道也没有出现普遍性的大跳水,整体估值水平依然保持在高位。

虽然注册制之后,Pre-IPO投资越来越不被看好,但一家主投ICT的新锐机构合伙人向投中网表示,这两年的任务依然是尽可能的多抓一些IPO,“只要能上市,收益不用太担心”。

在高回报项目频出的同时,原来整体上并不关注硬科技的美元基金也开始着急地“补课”。

一家人民币基金董事长近日告诉投中网,他的一位员工被某主流美元基金挖了墙角,“直接开了5倍工资,我完全没办法留他”。这样的现象并非孤例,美元基金的薪资水平整体高于人民币基金,在争夺人才方面颇为凶狠。这位董事长猜测,主流人民币基金里比较厉害的人,大概都被它们“梳”过一遍了。

头部机构杀进硬科技的速度也是惊人的。2021年初高瓴曾公布2020年一年投资了80个硬科技项目。而到目前为止,据了解高瓴投资的硬科技项目数量已经超过了去年。

毋庸置疑,硬科技已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趋势投资。既互联网之后,硬科技已俨然成为新的主赛道。7月24日,经济学家任泽平发微博称,大力发展制造业、硬科技、实体经济、新能源、资本市场是“百年未遇之大变局,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”。这段话在网上被广泛转发,这大概是当前资本市场最主流的观点。时代的逻辑,可能的确变了。


 

在线客服
联系电话

13517270458

微信

扫一扫 联系我